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精選話題工具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天堂鳥 | 4th Nov 2009 | 有共鳴的文章 | (100 Reads)
作品編號:005
作者:水平衡

學校/科系  國立彰化師範大學地理系碩士班一年級


  傳說中有一種色彩繽紛的鳥,牠生存在無憂無慮的天堂裡,但牠沒有翅膀也沒有腳,終日只能靠著飾羽漂浮在空中,不停地飛翔,永無棲息之日,後來牠在人世間明白了喜怒哀樂,以及”美麗的背後一定帶著缺憾”這個道理,最後牠變成一朵花,用幸福填滿了缺憾。

  「你還記得天堂鳥的故事嗎?」

  「嗯?什麼?」

  我啜飲著手中那杯快要見底的薄荷綠茶,抬頭看了于瑩一眼。

  她把視線從窗外移回到我身上,習慣性地撥弄著她左耳上的純銀耳環。

  「天堂鳥,不就是一種花嗎。」

  于瑩微皺著眉頭苦笑了一下,看到她的表情,我知道自己說的和她想得到的答案完全搭不上邊,臉上便不自覺地露出尷尬的神色。

  「等等帶我去買點東西好嗎?」

  貼心的她看出我的窘態,巧妙卻又不突兀地轉換了話題。

  十月中的午後兩點,氣溫依然超過攝氏三十度,我和于瑩在熱鬧的市區走著,額頭上的汗珠一顆顆成型、滑落。

  走過一間賣飾品的店時,于瑩和往常一樣立刻轉身走進去,然後在耳環的展示架前佇立著,眼神不斷地在架上來回遊蕩,似乎殷切期盼著能發現些什麼。

  「還是沒有…。」

  她的眼神由期盼轉為失落,但卻又在下一秒鐘立刻恢復光采。

  「沒關係,我們走吧。」

  「妳真的還在找?那是店員用來推銷的無稽之談而已,就像北海道的幸福綠球藻一樣,只是噱頭。」

  我淺淺地嘆了一口氣,過去的回憶則深深地映入我的腦海中。

  「但它的確曾在你身上發生過,不是嗎。」

  于瑩又習慣性地摸了摸左耳的耳環,然後像是十幾歲的少女般,天真無邪地對我笑著。

  「是發生過,卻沒有延續到現在,那都是過去的事了,當初以為璀璨又浪漫,現在看來卻不過是個笑話。」

  于瑩伸出她的食指,在我額頭上猛然地彈了一下。

  「你又來了,沒有缺憾,就顯現不出美麗的可貴了,別老是把事情都想得那麼悲觀。」

  我苦笑著,腦子裡那段斑駁的記憶自動拼湊起來,然後像影片一般開始播放著……。

  

  大一升大二的那個暑假,是我和芷欣相遇的開端,十九歲的我們,逐漸成熟卻又帶點青澀,在距離開學還剩下幾天的一個炎熱午後,我在充滿蟬鳴聲的教室裡,緊緊地擁抱著她。

  芷欣是個聰穎過人的機靈女孩,她相信所有的事情都有解決的方法,只在於我們有沒有想到而已;她也非常相信陰陽太極之說,認為這個世上的一切事物都有陰陽兩面:有惡才有善;有壞才有好;有缺憾,才有完美。

  我們一起度過了大半的大學生涯,從大二到大四畢業,總共三年,一千多個日子。

  在旁人的眼中,我們是天造地設、完美般的一對情人,她聰明伶俐,做事情很有規劃性,但往往缺少決斷力,而我的個性,從好的方面來說是很果斷,但從壞的一面來說,卻是有點魯莽,只要是我認為該去做的、該立刻決定的事情,我決不會猶豫,但也常常因此設想得不夠周到。

  我們就像是太極中的陰陽兩儀,個性上剛好互補,她總是會幫我規劃好一切的行程,而她常常因懼怕而不敢做的事情,就是我幫他出面。

  大三那年她的生日,我送了一副耳環給她,一副天堂鳥造型的純銀耳環。

  賣那副耳環給我的店員,是一個年約五十的中年婦人,她說那副耳環很特別,因為它有分左右耳,就像隨身聽的耳機一樣不能戴反,因為那兩隻鳥是互相對看的,左耳的那隻頭向右看,右耳的那隻向左看。

  除了鉤環的部份,天堂鳥造型的部分大約七公分長,它的特色在於製作過程的精細,先用有點厚度的銀片鋸出鳥的外型,然後再將內部挖成縷空,以呈現出天堂鳥飾羽的線條,最後才在平面的部份刻出細細的紋路。

  最後,吸引我買下這副耳環的最大特色,就在於這兩隻鳥的眼睛,它眼睛的部份用的是鋯石,那璀璨的光芒讓它看起來像是正在流淚一般,有種浪漫中帶著淒美的感覺。

  「聽說這副耳環一定要在一起,才會幸福喔,就像鴛鴦一樣,不能落單。」

  從一個年約五十歲的婦人口中說出這種童話般夢幻的傳說,讓我覺得有些可笑,但她的表情卻十分認真,我只能微微對她點個頭後就離去。

  拿到那副耳環的芷欣自然非常開心,對於店員跟我說的那個傳說更是覺得有趣並且篤信不疑。

  只是好景不常,畢業後我們分居南北兩地,我在南部繼續讀研究所,而她則是回到北部工作,我偶爾會北上找她,但距離的隔閡以及生活圈的差異終究還是讓我們漸行漸遠,我過著苦悶的研究生日子,進入社會工作的她則是開始接觸到形形色色的人,隨著時間的飄逝,開始有個男生每天晚上陪著她吃飯、逛街、聊天,最後,當我每天在半夜一點鐘打電話到她的住處,卻始終沒有人接聽的時候,我知道過去的一切美好都將要結束。

  在一個寒流來襲的冬夜,氣溫只有攝氏十度不到,芷欣南下來找我,她來拿回一切屬於她的東西,包括一隻粉紅豬布偶、三雙高跟鞋,還有一件雪白色的鋪棉大衣跟一大箱書,但她離開時,卻將我送她的那副天堂鳥耳環中的左耳給遺落下來,應該是她在搬東西時不小心掉落的。

  因此那隻左耳的天堂鳥,便從此一直陪伴著我,直到于瑩看到它為止。

  于瑩是我大學的學妹,後來跟我考上同一間研究所,有次研究所的同學一起到我房裡吃火鍋,于瑩就無意間發現了那只耳環。

  「怎麼有只耳環放在這裡呀?」

  它被我放在一個小紙盒裡,放到連我自己都快忘了它的存在。

  「這隻鳥怎麼沒有腳也沒有翅膀啊?是天堂鳥嗎?」

  「妳怎麼知道?」

  我非常的訝異,因為她居然一看就知道是天堂鳥。

  「你沒聽過天堂鳥的故事嗎?傳說中牠是一種住在天堂的鳥,後來牠不願意在天堂裡安逸無趣地過日子,所以偷跑到人世間來,然後在跟各種動物的對話中明白了喜怒哀樂,而且也發現所有美麗的事物背後,其實都有缺憾,就連牠自己也不例外,牠沒有翅膀也沒有腳,也不能夠棲息,但牠明白美麗的事物背後一定有缺憾,而且我們所擁有的種種幸福,其實就已經足夠我們去珍惜了,最後牠長出了翅膀也長出了腳,變成一朵天堂鳥花。」

  她說的故事我不是很懂,只知道聽起來很夢幻,像是少女懷春時最嚮往的那種意境。

  但之後細細咀嚼,一向不善於思考的我,竟也慢慢品味出其中的道理。

  人的一生之中,總是會遇到許多快樂和痛苦的事,兩者的差異在於快樂往往都只是一瞬間;痛苦的感覺,卻能延續很久很久,甚至永遠無法遺忘。

  相同的,美麗是短暫的,缺憾卻是長久的,明白了這一點,似乎比較能將很多事情看得開懷些,與其去追求近乎完美的美麗,倒不如去坦然面對那些帶著缺憾的美麗,因為,這世界上並沒有所謂的十全十美,用幸福的心去看待每一件事情,整個世界都會變得寬闊。

  後來,我跟于瑩說了關於這副耳環的傳說,從此之後,于瑩就帶著那只左耳的天堂鳥,然後試圖在各個飾品店裡找到那失落的右耳天堂鳥,只是直到現在,都沒有發現一樣的耳環。

  「我們回家吧。」天漸漸的暗了下來,我還在回想著這一切,于瑩就突然拉住我的手,打斷了這一切。

  我轉頭看了看她的臉,發現她的神色有些慌忙,眉頭微微蹙著,眼神不斷在地上來回游走著,一副急著要把我往回拉走的樣子。

  我抬頭一看,一個人站在我們前面,那個人竟然是芷欣,重點是她的右耳,竟也帶著那只純銀的天堂鳥耳環。

  在那一瞬間,我彷彿看到了一陣風,恣意地在平靜的湖面上,吹起一波波的漣漪。

  對我來說,保有右耳天堂鳥的芷欣是昨日;帶著左耳天堂鳥的于瑩是今日,至於明日會是怎樣,我沒有頭緒。

  我只知道那天,我的昨日和今日在那一刻交會了,然後在同一天裡,這兩個女孩先後在我面前落下淚來。

  「現在…還來得及挽回嗎?」芷欣哭著、問著,而我,只是直楞楞地看著。

  「以後…她還會來找你嗎?」于瑩哭著、問著,而我,則將她緊緊地抱著。

  芷欣和他後來的男友在一起不到一年,就因為對方劈腿而結束,在那之後,她也開始尋找左耳的天堂鳥。

  對芷欣來說,失落的左耳天堂鳥,是後悔著當初和我的分離;而對于瑩來說,那失落的右耳天堂鳥,則是代表著我還對芷欣殘留著的那份眷戀。

  而對我來說,這副天堂鳥耳環,則代表著美麗背後的缺憾。

  面對他們的問題,其實我的答案只有很明確的一句話,就是:”失去的不能重來。”

  很多人喜歡在事後玩著「如果當初…的話…現在就…了」的遊戲,對於喜歡說這種話的人,往往我都會直接對他們說一句:

  「是啊,乾脆說如果當初你爸媽不要把你生下來,你現在就不會在這裡因為這些事情懊悔了」

  然而,于瑩明白,我自己也明白,我心中對芷欣的那份眷戀依然存在,只要那份眷戀還在,我們就沒有未來,我想之所以會有那份眷戀,也許就是因為我還有所缺憾,但隨著年紀的增長,我已經知道自己該做的是什麼。

  之後的兩、三個月內,芷欣不停地找各種藉口,希望能跟我多見面。

  多年不見,她的聰明伶俐依舊,只是我也不再是過去那個魯莽的我了。

  「給我一個重新愛你的機會,可以嗎?」

  「給我一個重新愛妳的理由,可以嗎?」

  十二月底的一個晚上,我們這兩句對話結束後,芷欣徹徹底底的崩潰。

  一個星期之後,我收到她寄來的包裹,裡頭裝著那只右耳的天堂鳥耳環和一張紙條,上頭寫著”我不是天堂鳥,但我為了天堂鳥而落淚;我是張芷欣,但我找不到你的心”。

  只是早在我收到那封包裹之前,于瑩就已經留下那左耳的天堂鳥離開了,她終於無法承受我的心中對芷欣還有眷戀,選擇離開。

  那副耳環終於再度重逢了,只是該擁有它的主人卻已不在了,難道這就是所謂”美麗的背後永遠帶著缺憾”的宿命?

  不過雖然我相信「命中注定」,但我更確信「時來運轉」。

  我將那副天堂鳥耳環包裝好,將它寄給于瑩,同時還附上一張卡片,寫著”右耳是我的昨日,左耳是我的今日,希望妳能繼續成為我的明日”。

  包裹寄出後兩個多月,都沒有任何的消息,直到春天氣息漸漸逼近的一個三月天晚上,我打開家門,看到對街迎面走來一個女孩,她的耳朵上帶著一副璀璨的純銀耳環,那兩顆鋯石點綴成的眼睛不停地閃耀,就像兩隻流著淚的天堂鳥,淒美而浪漫。

  「你還記得天堂鳥的故事嗎?」于瑩歪著頭,臉上帶著一抹淺淺的微笑問著。

  「我記得,最後天堂鳥變成了一副耳環,戴在妳的耳朵上」

  「你亂扯…」于瑩一大步往前,緩緩地倒向我的懷中。

  「不是亂扯,我只是把它改寫了。」

  那一夜,天堂鳥之淚落在我的懷中,幸福再度轉動。

  現在的我只看見美麗,看不到缺憾。

 

 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想尋找一個故事

有一次無意中看到一段的留言 就開始留意"天堂鳥"這名字 開始找它的故事

那個留言是:你知嗎?
原來天堂與小鳥有過一段純白色的戀愛

我能給你的,就只有一個能讓你自由自在飛翔的地方..........能擁有的...就只有失去..

就因為這留言 我開始了找有關 天堂鳥 的故事

可惜的是到現在我未找到那個有關天堂與小鳥的故事  (也許這故事只是個傳說)

但如果知道這故事的人 可以隨時找我的  (感謝!)